尘木

努力蜕变中💪
失踪人口
最近难产
杂食动物
萌的都是冷cp
ut淡圈

一米有多长?

❤️

Kupint:

*SF向
*Frisk为女性设定
*自家au出没
*写了好几个au,都是很喜欢的au……不知道有没有OOC,先抱歉一声!
*与各个au剧情世界线无关(所以别吐槽手机哪里来的啦www)
*这个梗忘了是哪里看到的了……总之是个很可爱的梗!大家也可以对身边的人试试!


*你刷新到一条Alphys的动态,上面说:


“你可以去问问身边的人“一米有多长”这个问题,然后在他们比划一米的长度时拥抱他们!……噢,相信我……这是个绝佳的索抱方式(ps.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你扭头,看了眼Sans


Undertale


“Sans,”Frisk笑嘻嘻站到坐在沙发上的正睡觉的懒骷髅面前,“一米有多长?”


Sans懒懒抬起一只眼眶看看眼前的孩子:“嗯?怎么问这个?”


“就是想知道,嗯……最好能具体一点……比如比划一下。”Frisk笑一笑。


“……”Sans环视了一圈,最后伸手指了指门,“我没记错的话,那个门的宽度就正好是一米,Papyrus特意改造的——为了让宽度大一些的怪物进来方便些。”


“……不是这样的,”Frisk气的鼓了鼓腮帮子,“Sans,你来问我。”


“问什么,kid?”Sans有点疑惑,不过也任由她闹。


Frisk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小大人似的按了按眉头:“问我“一米有多长”呀。”


Sans被她那副表情逗笑,无奈的耸了耸肩:“好吧,kid,一米有多长?”


Frisk把手臂张开,比出差不多一米的大小,一本正经的:“这么长。”


“wel……”Sans挑了挑不存在的眉头,“so?”


“然后——你就可以抱我了啦。”Frisk笑一笑。


Sans愣了愣,随即无奈的把笑容的弧度勾得更大。


“好吧。”


得逞了的孩子被骷髅抱了满怀,咯咯咯的笑起来。



Underfell


“Frisk,别告诉我你真的要那么做!”Flowey紧紧瞪着Frisk那张伤痕累累的小脸。


“……”Frisk把视线从那个骷髅的黑色外套外套上移开,想到可能出现的结果,咽了咽唾沫。


Frisk握了握拳,试图充满决心,转身朝Sans那里迈步。


“喂!Frisk!”Flowey试图用藤蔓缠住她的手腕,但被她轻轻扒开了,Flowey拿叶子捂了捂脸,气呼呼的,“……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不管你!”


话虽如此,它的目光仍然紧紧钉在Frisk身上。


“Sans……”Frisk轻轻拽了拽骷髅的衣角,怯怯的开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我才没空——”他本来是要赶着往Boss那里去的,但……面前的小姑娘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要问什么赶紧问。”


“Sans,一米……有多长?”Frisk声音轻轻。


“……?”这是个什么愚蠢的鬼问题?“一米不就是一米长吗?”


说不定再问下去他会生气的……


Frisk默默坚定决心,仰起头对着他:“Sans……你能比一下大概有多长吗?”


“……真他妈的麻烦,”Sans不耐烦的随便抬起手,赤红的眼睛盯着小孩,“再别问我这么傻逼的问题。”


Frisk定了定决心,顺着面前骷髅略舒展的手臂抱住他。


抱着一具骷髅根本谈不上温暖和速度,他的毛衣也扎的她脸痒痒的,但Frisk觉得很幸福。


在这充满混乱的黑暗地下,疼痛和沮丧已经太多了,她需要一个拥抱……哪怕是她自己强求来的。


……这样就很好,就算Sans真的给她来段“good time”也值了。


Sans不敢相信,不过是个人类的拥抱而已,他居然逃走了。


这要是给他亲爱的Boss听见了,他估计得笑掉下巴——现实意义上那种。


但Sans完全无心顾及这个——他脸上的红色快比他的毛衣还亮了。


……


“……fuck!!!!”


面对Sans的突然消失,Frisk愣了愣,转身走回Flowey那里。


Flowey好像比她还震惊,它似乎消化不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真的……不不不,最关键的是,那个混蛋居然没攻击你?他甚至没发火?”


“我也不知道……”Frisk蹲下来抱起Flowey,带着它往前走。


“喂Frisk,你不是说休息一会儿再走吗?你受的伤可不轻!”


“……我现在觉得好多了。”


“好吧……那你笑什么啊?”


“……感觉,很开心。”




Flowerfell


“Sans,”Frisk在Sans面前转了一圈,最后背着手,微笑着对着他,“我来考考你,一米有多长啊?”


“sweetheart,小心点,”Sans伸手护在Frisk肩膀两侧,防止她因为转圈而摔倒,做完这些动作后他才意识到她的问题,“……一米有多长?”


“对。”Frisk微笑着。


Sans往后退了一步:“……差不多这样,我和你之间就有一米的距离了?”


“唔……”这和预想的不同,不过没关系。


Frisk笑了笑,越过这一米的距离,直扑进Sans怀里:“那么——现在就没有啦!”


Sans低头就看见他的小姑娘在黄色花朵簇拥间笑的晴朗,于是他把她搂紧一点,跟她一起笑起来。


……


满天的黄色花瓣卷在风中,Sans弯下腰,把花束放在地上,然后他自己也坐下。


他伸手轻轻摩挲就近的一朵黄色花儿,像抚摸某个孩子的脸庞。


然后他把手按在地上,用的力气很大,像是要把地面按穿。


“sweetheart……这一米的距离怎么办呢?”


骷髅沙哑着声音问。


他等了很久。


——除了他正靠着的墓碑传来点点冰冷的温度,再无应答。




UnderHogwarts ( @UnderHogwarts


“Sans,”Frisk把手机放在一边,扭头问Sans,“一米有多长?”


“一米?”在常用英寸做尺寸单位的生活背景下,对于“米”这个单位,Sans确实所知甚微,他随手比划了大概十英寸的长度,“这样?”


“噗……不是啦,”Frisk忍住笑,走上前,伸手把Sans的胳膊往开张,一点点打开到差不多的长度,“一米应该,嗯……差不多是这么长。”


“……”Sans完全没心顾及一米到底有多长——她凑的太近了,细嫩的皮肤和柔软的发丝都近在咫尺——该死的,他甚至能闻见她身上一点点的少女独有的香气!


“那——”Frisk抬起头,这才看见骷髅脸颊上一点点泛滥的蓝色,察觉距离之近的她也莫名脸热起来,后退一步,也忘了拥抱的事了,“总之……差不多就是这么长,嗯……”


她有些慌乱,转身欲走,却被Sans抱进怀里。


“——我才发现,”身后Sans轻笑着,“胳膊这样张开,很适合拥抱。”


Frisk的脸红透了。



Player!Sans&Frisk ( @乙烯 特别喜欢这个au擅自写了希望太太别嫌弃!)


Frisk扭头瞥了眼毫无形象坐在地上对着游戏手柄全神贯注的Sans。


……个死宅,等他打完游戏都不知道啥时候了,拉倒吧。


Frisk准备放弃这个荒诞的念头,可她才刚摸起扔在一边的零食袋子,Sans居然就把手柄放下了。


——天助我也?


……行吧行吧。


“怎么,输了?”Frisk起身走到他跟前,装腔作势拿出一副嘲笑的语气。


“瞎扯啥,我会输?”Sans斜瞟她一眼,伸手把她手上的零食袋子抓过来,掏出里面的东西扔在嘴里嚼吧嚼吧,说话也含糊不清,“给那群小学生点休息时间,等会儿虐起来才有点技术含量。”


“吹吧你就,”Frisk放弃了抢回零食的念头,坐下,随口提到般,“Sans,一米有多长?”


“哈?什么弱智问题,”Frisk觉得Sans笑得一脸嘲讽,“小学没上过?”


“我是怕你没上过好吗。”Frisk不管到底自己能不能睁眼,执着的翻一个白眼给他,拿胳膊肘捣他,“赶紧,一米有多长?”


“得得得,”Sans给她捣的不行,伸手比划起来,“来来来,小学生,看好了。”


为了迁就这个不喜欢阳光的死宅,公寓里的窗帘都拉着——屏幕的光映在他骨骼上,而他带着那光偏头看着她,手臂半比着一米的长度,脸上带点讥诮的神色。


这一秒,也许他是属于自己的。


Frisk伸出手,去拥抱那个万事浑然不觉的蠢货。


“……?呦呵,趁机吃哥豆腐?可以啊小子?”Sans大概是有些惊讶,愣了下,然后随手拿起一边的游戏手柄敲了敲Frisk脑袋。


“噫,”Frisk就着自己抱着他的劲故作嫌弃的推了他一把,坐直身子拍拍自己衣袖,“快别扯了——自恋死了你个死宅。”


Sans差点倒地上,扶了扶歪掉的帽檐,他撑起下巴,故作深沉状:“你该不会爱上我了吧。”


Frisk清晰的听见,自己心里“咯噔”一声。


“呕呕呕,”Frisk做呕吐状,“你自恋也得有个度啊。”


“那你抱我干嘛?取暖?”Sans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回屏幕上,开了新一局游戏。


“……好暖和的笑话,”Frisk捡起他刚扔在地上的零食袋子扔进垃圾筐,“当是给你的好室友一个安慰成么——我刚才游戏输了。”


“哈哈,菜鸡,”Sans盯着屏幕,头都不回的嘲笑她,“嗯……不成啊,白安慰你我多吃亏,来,一次一万。”


“噗……你就贫吧,不和你瞎扯了我,”Frisk笑了笑,“我出去换个耳机。”


“帮我带点吃的——旺仔要喝完了。”


Frisk回头看一眼那个跟大爷一样指使她的骷髅,摇了摇头,推门出去。


一米的长度……?


她怎么觉得他和她隔了一个次元呢?


……


其实,她还真的输了个游戏,而且……再也赢不回来了。


“嘿,别忘了带啊?”没得到她回复的Sans扭头去看,然而Frisk已经出门了,影子都没留下。


嗯?往常怎么也要打招呼说走了……这么低沉,真输了什么了不得的游戏?


……那等她回来再给个拥抱安慰安慰?


蠢骷髅转回视线,自己思忖着。



Underplot ( @尘木


“……无聊。”Frisk退出浏览动态的界面,咬了口嘴里的棒棒糖。


“什么?”Sans半睁开眼睛看她。


“没和你说话——”Frisk把手机上下抛来抛去,扭头提议,“今晚酒吧,约不约?”


“不约,”骷髅给她个“别找死”的眼神,“你可别忘了上次“流血千里”的事故,Papyrus差点没急死——所以,nope,想都别想。”


“……真是骨矮事多。”Frisk狠狠咬了口棒棒糖以表抗议,手机在手里转了一圈,最后又打开了浏览动态的界面,看了看,有点烦躁——Alphys难得没刷屏,刚才那一条动态还是在最顶端。


“建议你别提矮这个字。”Sans提醒她这回事儿已经上千遍,再说这句话,他自己都有点无聊。


Frisk没理他,“蹭”一下起来,站到他跟前。


“喂,矮子。”


Sans把眼睛睁开,有点不爽:“啧,你还得寸进尺?说了别叫我——”


太阳打地底出来了——这混姑娘,居然不带任何调戏和玩笑的意味拥抱了他……?


短暂的怔愣之后Sans伸出手,回搂着把她往怀里送。


“……嗯,完全没必要嘛。”Frisk把手机扔到一边,伸手恶作剧性的去捏Sans的肋骨。


“伙计,现在可是大白天,”Sans眼眶暗了暗,压低声音,“wanna a bed time?”


“……Maybe.”Frisk笑了笑,伸头过去,拿嘴唇蹭他的脸颊。


“这可是你说的伙计,”Sans且由着她动手动脚,勾起个笑,“可别求饶。”


“谁求饶还不一定呢,矮子——”


……


啧,又这么吻她……很容易喘不过气啊混蛋!


“我说了,别叫我矮子,huh?”他捉住她的手顺势把她推倒在沙发上。


“嘿,有骷髅要耍流氓?”说是说的,但她一点“被耍流氓”的惊恐都没有,反而看着他,笑意盈盈。


“那也是你先开始的。”他笑一声,俯下身子。





Machinetale (@我自己)


这个好像挺有趣的……


Frisk收起手环的消息接收,去看餐桌另一边坐着的Sans,他正慢悠悠的做报纸上的填字游戏,看起来完全没注意到她这边。


“Sans,”Frisk走到他跟前,“一米有多长啊?”


“嗯……要精确值吗little one?”Sans把报纸放下,拿起餐桌上的小点心往她那里递,“再吃口。”


“精确值?”Frisk咬了口点心,“偷偷”端起Sans的杯子,喝了口里面的咖啡,依旧被苦得皱了皱脸。


“对,对于一米的具体数值,其实确定起来还得费点事……Pfff,太苦了是不是?”Sans看着她嗤笑出声,从兜里掏出块糖给她,“给。”


Frisk拆开糖果扔到嘴里,摇摇头:“不要精确值,差不多比划一下就好了。”


“嗯?你这样突然让我比划,我也不太能确定,”Sans喝了口咖啡,拿泛着冷光的机械胳膊撑着头,建议道,“不如你来试试?”


“唔……”Frisk低头,比划了个差不多的大小,抬起头看他,“……这样——”


刚抬起头她就被他拥到怀里了,他的声音带着咖啡的香气,温柔而怀着暖意:“其实是这样,对吗?”


Frisk足足用了三四秒才反应过来,她脸上的红色要窜到耳垂了:“你……你知道?你怎么……”


“本来想叫你吃点东西,抬头就看见了,”Sans把她往上抱一抱,让她坐在自己怀里,把头搁在她肩膀的位置,笑着,“little one,下次你可以直接说,不用这么——委婉?”


“……”Frisk低头,把自己埋在他怀里,脸上冒着热气,不说话。


Sans揉了揉她的头发,拿块小小的点心往她手边递:“杏仁和奶油,吃吗?”


Frisk伸出手接过,趴在他怀里,红着脸垂着眼睛一口口吃起来。


“Pfff……”


“……不许笑。”


“好好好……”

评论(2)

热度(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