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木

努力蜕变中💪
失踪人口
最近难产
杂食动物
萌的都是冷cp
ut淡圈

上天的玩笑

Kupint:

*杀戮的天使 ZR & Undertale SF向请注意
*Frisk为女性设定
*语言混乱逻辑崩盘请注意
*刀子请注意








*别信了刀子的鬼话,愚人节快乐www


街上很热闹,坐在窗口的女孩子没法不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是人们在庆祝愚人节吧?


充满玩笑和愚弄的节日呢……


女孩子想到什么一般垂下眼帘,轻轻笑起来。


——也是上天开了一个玩笑,所以我有幸遇见了你。


Ray收回目光,看了眼表。


五点了,得去躺超市。


“Zack,我出去一趟,马上就回来。”


“啊,快点回来。”


“嗯……对了,Zack就不要来接我了,外面还在通缉呢。”


“……啰嗦,知道了。”


“Frisk,这道题怎么做啊——嗯?你在看什么?”


“外面在庆祝愚人节,刚路过校门口,”Frisk把脸转回来,冲同桌微笑一下,“好热闹啊。”


“真的啊……哎,没多久就放学了,等会咱们去看看吧!”


“嗯……好啊。”Frisk点点头,把视线放回摊开的本子上。


……刚才她写到哪里来着?


对,写到“所以我有幸遇见了你”。


Frisk低下头,继续写写画画。


Ray背着装满食物的双肩包,拉低了平沿帽的帽檐,然而不可避免的,一两丝金色头发从帽子里漏出来。


不在街边停留半刻的步伐好歹让她和学校里涌向街边游行队伍的孩子有了些区别——Zack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背双肩包比单独提袋子要轻松,于是就总是让她背着双肩包出门……她本来就年纪不大,这样更像学生了。


……不过也很好。


Ray轻轻勾了勾嘴唇,略低下头,把视线投在铺满长长阶梯的花瓣上。


——这所学校道路两旁种着很多白玉兰,最后的花期里她们笑的格外美好。此刻,一片片白色花瓣跌在这段长长的楼梯上,让人不忍抬脚去踩。


Ray沿着楼梯,尽量避开花瓣一步步谨慎的往下走,突然觉得有些熟悉。


上次这样谨慎的走楼梯……是当初到大楼里的时候吧,被带去的路上什么也看不见,她就是这么小心的迈步。


……大楼啊……


感觉……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最初进入大楼的时候,她哪里知道自己会得到真正的救赎——她一直以为自己会就在那个地方生活着,杀戮着,直到生命的尽头。


无意看到的那本圣经,它曾打破她所有的念想,它让她被流放成祭品,逃避一切,面对无知状态下的鲜血和恐惧。


可他,Zack,他就像用镰刀破开那道紧紧封锁的门一样,毫不留情的把她闭塞不透光的世界撕开一道口子。


就像是——


就像是她以前常常在想,神明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是值得信仰,高高在上的?还是笑纳众生,低眉仁慈的?


就像是她以前常常问自己,神怎么会原谅自己呢?自己……怎么能活下来呢?


就像是她以前常常很难过,她的神明,Zack,知道了一切的话,他怎么会宽恕自己呢?


就像是在那些所有的想法和疑问之下,他告诉她,他不是什么神明——他不信那些狗屁玩意儿,这个世界上没有神。


她现在都记得那个场景——虚假的月光闪耀,男人眼里的金色刺得她眼里发疼,向来要靠她出主意解开谜题的成年男性用凶恶的语气教她——他只是他,只是Zack。


……


真是像他的人一样……也只有Zack才能说出来这样的话吧。


Ray再度笑了笑,往前迈步。


学校门口人来人往,路边为庆祝愚人节而游行的队伍更是让人们争先恐后往前挤。


Frisk被同桌拉着走出校门,原本是直奔着队伍中那个样子可爱的小丑去的,但Frisk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不知道是不是太显眼,她无意扭头的瞬间,一眼就看见那个穿着蓝色外套站在人群里冲自己眨眼的骷髅。


“抱歉,”拉了下拽着她往前冲的同桌,Frisk试着不要让嘴角上扬,但是失败了——她知道在道歉的时候这么笑肯定显得没诚意,但发自内心的笑意根本不是说停下就能制止的,“我没办法和你去看游行了,祝你愚人节快乐。”


说完她抛开同桌和不断前涌的人群,像条逆流而上的鱼儿一样往那个方向跑。


那个方向,玉兰花小小的花瓣飘落,像废墟外的雪花,而他也如同初见一般笑着看着她。


当初……


当初,失足跌下的时候她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手持Mercy却负伤累累让她几乎丧失决心。


可他一个玩笑,几句关心,点滴照顾,就这么一点点陪着她,支撑着她走到最后。


她哪里是什么英雄呢,只不过是有走下去的力量了而已。


看她一点点跑过来,Sans冲她张开双臂,是要给她个拥抱的架势。


Frisk跑过去,结果扑了个空——在她碰到Sans之前他就瞬移走了,只剩她一个人站在原地,有点迷茫的眨眨眼睛。


“Pfff……”骷髅收不住的好听笑声从她身后传来,“愚人节快乐,kid。”


“Sans!”Frisk故作生气的瞪他一眼。


“好了,”Sans转身抱一抱她,然后把她肩上的书包取下来挂在肩膀上,“这样行了吗?”


“……嗯,”Frisk觉得自己一定有点脸热,迅速转移话题,“今天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一份很有意思的作业。”


“说说看?”Sans顺着孩子的步伐,懒懒的把步子放缓。


“她让我们……写一份情书……说要看看我们的情感表达能力如何。”


“有意思,”Sans偏头看她一眼,“那万一没有喜欢的人呢?”


“她说肯定有的,就算不是喜欢,也一定有有好感的人……还说不用署那个喜欢的人的名字,但一定要诚实面对自己的心,”Frisk顿了顿,“所以……Sans,我写的,呃……是你。”


Sans刚抬起下台阶的步子,闻言差点踩空,扭头去看她,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Frisk就再次开口了:


小孩子背着手,露出一个恶作剧成功一般的笑容:“愚人节快乐,Sans。”


……


Sans无奈的笑了笑。


虽然是双肩包,但背久了还是会有些累,而且新买的鞋子稍微有点磨脚,希望赶紧到家的Ray埋头往前走,却不小心撞在什么人身上,她连忙:“对不起,对不——”


男人的声音打断她:“你就是这样看路的?”


Ray以为自己幻听了,抬头看过去时候瞪大了眼睛:“Zack?!你怎么出来了……现在还在……”


“在通缉,我知道,”Zack一把拎过她背上的包,颇有点满意的指了指自己的装扮,“这样没问题。”


他连帽衫的帽子拉的严严实实,还带着和她一个款式的平沿帽,脸上缠的绷带也是被她染到和皮肤颜色比较接近的那几捆,乍一看竟真看不出什么异常。


“嗯,Zack好聪明,”Ray觉得自己有必要夸夸他,“但是下次还是要再小心一点。”


“啰嗦啰嗦。”Zack没理她那句夸奖,却把视线从她脸上移开,到身上最后到她脚上。


“鞋不合脚?”他看她被磨的有些红肿的皮肤。


“嗯……有一点,不过还是能撑到回去的……——Zack!”


突然被抱起,Ray小小的惊呼一声。


“——啊,走吧。”杀人鬼露出一个她熟悉的笑容,抱着她往回走。


怎么总是吃瘪呢……Ray看他一眼,从兜里掏出来个袋子,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往Zack嘴里送。


“这啥啊?”Zack低头瞅她一眼。


“糖。”


“噢。”确实是糖,甜滋滋的硬糖。


Zack咬了口。


伴随着糖果被咬断的声音,他觉得自己的神经也要断了——那个“糖果”的芯里全是芥末!


Zack把Ray扔到一边,剧烈的咳嗽着,试图把舌头上刺激的辣味赶走。


Ray赶紧把他身上的双肩包打开,给他递水。


……


好一番折腾后Zack终于能正常说话了。


“Zack,对不起,我不知道它里面有这么多芥末,”Ray站在Zack跟前乖乖认错,说着说着却轻轻笑起来,“愚人节快乐,Zack。”


Ray的笑总是很难得的,这样开怀到连眉眼都轻轻弯起来的笑就更少见了。


Zack瞥了她一眼,清了清自己充斥着刺激辣味的喉咙:“……算了,赶紧回家吧。”


说着他转身往前走,Ray小跑着跟上,刚到他身边就被他反手逮住搂紧怀里。


“愚人节快乐。”


杀人鬼话音未落便低下头。


……芥末的味道真的不太好啊。


坐在他怀里往家回的路上,Ray抹了抹眼角因辣味而刺激出的泪水,带着笑想着。


Frisk后悔在房间里装一个挂表了——此刻在安静的房间里,它一声一声提醒着她,马上四月一日就要过去了。


Frisk看了眼桌上摊开的本子,有些苦恼的揉了揉头发。


那份作业——情书,她到现在还没写完。


聒噪的时钟终于把时针推到了十二点那一格,小小的伸缩窗口里,迷你的Sans顺着滑道出来,懒洋洋的吹了一下手里的号,又懒洋洋的滑走了。


听着那声号音,Frisk无奈的笑了笑——这还是当初她和Toriel刚搬到这里的时候她和Sans做的呢。


原本那个小Sans会各个整点都报时,是Sans坚持要它只有十二点才报时,而且只吹一下的,原话是——“kid,让一个懒骨头每小时出来一次……这太强骨所难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Frisk伸手捂着额头,低低的笑起来。


——噢……真是个懒骨头。


……


啊……好吧好吧。


Frisk把本子推到一边,起身。


Sans坐在房间里,万年懒骨头难得没有睡觉——他在琢磨那孩子的那句话——那到底是不是个愚人节玩笑?


单单就她的表情,看不出来。


……


有人轻轻叩了叩他的房门,听见熟悉的敲门声音,Sans把外套脱下来扔到一边,好让他显得不是一回家里就在思考那个问题的样子:“kid,进来吧。”


Frisk推开门了,但是没走进来,只在门口站着。


“怎么了,kid?”Sans偏头看她。


Frisk脸颊微红,尽量让语气显得轻快:“那个就是写给你的。所以Sans,你又被我耍了……愚人节快乐。”


Sans一愣,他记得就在刚才,已经到了十二点了。


那就意味着——


Frisk转身就往自己房间跑,脸红的像火烧,没跑几步却撞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


“……well,kid,”Sans就是那个被她撞了的东西,他就势揉了揉她的头发,“你得听人回复,huh?”


“愚人节已经过去了,是吧?”Sans低头看她,顿了顿,“那么,我得说,我很期待你上交的作业。”


……


?!!!!


月光很好,明亮的皎洁光辉直直从窗边涌泄到Ray眼里。


真漂亮。


Ray翻了个身,正正面对Zack——他老是怕她丢了似的,睡着的时候也搂玩偶一样抱着她。


月光漂亮虚幻的不像真的,可Zack在她身边,这是才确切的,真实的。


Ray轻笑起来——


等Frisk再回房间的时候,时钟已经又跑了不少角度。


这次简直下笔有神。


很快她收尾——


上天开了一个玩笑,所以我有幸遇见了你。


——那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的玩笑了。

评论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