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木

努力蜕变中💪
失踪人口
最近难产
杂食动物
萌的都是冷cp
ut淡圈

八十分之一·第四个

Kupint:

·Tribetale的篝火晚会梗,来自 @旳--- !这个梗超级棒然而我写的好烂对不起太太(*꒦ິ⌓꒦ີ)顺便真的是拖了太久了,给太太道歉


·SF向


·au是敌太太的Tribetale,如有细节错误,OOC等问题,请以原au本身为准


·文笔辣鸡请注意


·OOC到没救(倒地)





又是十月十日。


一年一度的,极烈的篝火再次于delta rune上燃起,鲜红的火焰翻滚沸腾。


随着火焰的升腾,仿佛连冷漠的星子也能融化般的热烈传递在所有怪物的心里,怪物们欢愉的身影投在地面上,大家脸上都是美好的笑容。


Sans并没有参与其中,他站在离篝火远一些的地方,视线始终不离火光的中心——Frisk站在怪物中间,面上是温柔的笑意。


这个娇小的,仿佛稍用力碰一碰就会破碎的孩子就是他们的酋长。


……


火光亲吻着Frisk的面容,给她身体镀上阳光般的暖意,Sans看着她站在篝火边上,和每个怪物交谈。


Sans笑了笑——她一直都是这样,足够的稳重和平和,不符年龄般的成熟和温柔……在她做酋长的这几年里,部落始终不见一星战火。


……她真的是一位足够好的酋长。


若有所思般,Sans盯了她很久。


直到某一刻,Frisk觉察了他的目光,她于怪物的簇拥中回头,背过明亮的火光,朝他微笑。


少女的脸庞小小的,睫毛静静垂着。


背过所有的热闹与喧嚣,那微笑美的动人心魄。


Sans愣住了。


而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回应,Frisk就已经重新回过头,她面前的Mettaton正向她做出邀舞的姿势。


小酋长稍微愣了愣,然后露出了个温柔的笑容——尽管她正背对着他,但Sans想象得到。


他们加入了在篝火边起舞的人的行列。


Sans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她轻轻的舞动着,额冠上的羽毛在火焰映衬下有如浴火的风羽。


背对着雀跃的火光,Sans转身离开。


和Frisk不一样——他是始终没有那样的火光的。


……那他要怎么温暖她呢?



风抚摸着不安分的星子,Sans远去的脚步声被欢愉的音乐吸得干干净净,Frisk微笑着跳动旋转,轻盈而温暖。


夜晚还在继续。



终于,连篝火都觉得乏累,怪物们三三两两回帐,晚会结束了。


和最后一只回帐篷的怪物道了别,Frisk轻轻松了口气——极喧后的极静让她这一整天积攒的疲倦全都涌了上来。


也许不只是这一天,很多日子都是这样的。但对于这样的疲倦,她一点也不排斥——这是她作为酋长的责任,如果她的疲倦能让部落安宁,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而且实际上,她所紧张所在意的,从来都不是疲倦,而是——她每个噩梦里都会出现的鲜血,狞笑着的红色眼睛,遍布整个部落的哀叫呜咽,黑暗中闪耀着的蓝色光芒……


那真是可怕,仿佛就在接下来的某个时刻,她费尽心血悉心维护的,心爱的……一切的一切,顷刻间便会灰飞烟灭。


Frisk抿了抿唇,回头看的时候身后空无一人,她这才想起来,似乎在晚会中途Sans就不见了。


……是去哪里偷懒了吗?


Frisk四下张望,最后看见了躺在山腰上的Sans。


部落里所有的火把都熄灭了,只有星星在沉眠中呼吸起伏的光芒仍然亮着,温柔的洒在前行的道路上。


Frisk带着草木被踏过的窸窣声音来到Sans身边,然后她和他一起躺在草地上。


草木给裸露的肌肤带来沙痒的触觉,Frisk舒展身体,往天空看。


在一切光亮都闭眼后,星河的流淌那样盛大。


真美啊。


Frisk盯着星河。


疲倦也好,紧绷的恐惧也好,它们似乎都被某种能平定人心的安宁抚去了。


想到什么般,Frisk偏头看Sans,他把胳膊架在脑后,眼里是无边无际的星辰。


Frisk微笑起来。


“Sans。”


“嗯?”


“我刚才跟Mettaton学了一种舞蹈,但他跳得太快了,我总是跟不上他的节奏,现在感觉好累……”


“Fine.那下次就不要跟他跳了。”


Frisk笑了笑,没做回答,继续看着天上静谧的星辰。


而Sans略微偏头,身边的少女微笑着,在黑夜里也仿佛带着温柔火光的余温,便顺着这余温,他看见了在温柔中安然沉眠的部落。


“Frisk?”


“嗯?”


“Eh...部落难得这样安宁与平静,一点火光也看不到——这都是你的功劳,kiddo。这几年以来,你为部落做了这么多事,我很高兴有你这样的一位王者。”


Frisk笑了。


“我也很高兴。Sans,你知道我在高兴什么吗?”


“什么?”


少女把目光从天空移到了Sans身上,他正看着自己,眼里有万千令人安宁的星河。


黑夜里,Frisk的声音缓缓响起,一点疲倦和不安也无:


“因为,国王山鲁亚尔终于得到了平和。”



——相传,古代印度与中国之间有一萨桑国,国王山鲁亚尔生性残暴嫉妒,因王后行为不端,将其杀死,此后每日娶一少女,翌日晨即杀掉,以示报复。宰相的女儿山鲁佐德为拯救无辜的女子,自愿嫁给国王,用讲述故事方法吸引国王,每夜讲到最精彩处,天刚好亮了,使国王爱不忍杀,允她下一夜继续讲。她的故事一直讲了一千零一夜,国王终于被感动,与她白首偕老。



夜晚还在继续。


安宁,温暖的夜晚还在继续。







#给没看懂的小天使的解释


啊啊啊我怎么都写不出来那种感觉而且意思表达的一点都不好所以还是写个小贴士方便大家理解(cry)


Sans觉得Frisk非常成熟又稳重,自己配不上这样的Frisk,可Frisk觉得Sans的保护和陪伴抚平了她的不安。


一千零一夜中的国王山鲁亚尔是Frisk的写照,山鲁亚尔的平和其实是Frisk的平和。

评论

热度(85)